二宫行长家的冰蓝.w

a团黄担
末子 / 山组

山下智久
all山all
主食山斗山 悄咪咪问一句有人吃Ninop吗👀

#山斗#

几个特别喜欢的有关摩天轮的梗🎡

*已授权

*来源 :感谢@老常 的《心疼教主的一百个段子》

邮件

政治自习课摸鱼产物

非常occ/小学生文笔/文中梗真假参半

十年生日邮件老梗的脑洞衍生

—————————分割线———————————

       也许是一个人住的久了,闲暇之余总是喜欢在家里做点什么,最近偶尔会在家里学着做菜,前些日子还在二宫他们的节目里还难得地展示了一番。
      
      只是今天窗外温和的阳光晒在身上,舒服得让人不想辜负这午后的美好,于是就想着不如趁着这好天气整理整理略显杂乱的储物间,翻出口罩戴上走进储物间开始打扫。

        近几个月的活动变得多起来了,多半都是和亀梨一起的,作为亀と山P的复活活动,每天都在各种番组的录影棚和剧组之间两点一线地忙着连上个月初的生日都没能好好地跟朋友们聚一聚,只是匆匆忙忙回了実家吃了顿饭就赶回了东京。 12年的时间不过一晃眼的功夫,熟悉的忙碌感和紧迫感,让人觉得所谓12年也不过是昨日的光景。
   
        一边感叹着工作的忙碌,另一边把手里最后一摞的剧本平平整整地叠放进箱子里,收回手时被箱子缝隙中一种冰凉的金属触感给吓到,把夹在缝隙的那东西拿出来才发现是以前那部被润他们当作梗调侃了许久的那部已经用的破破烂烂却还不愿意换掉的手机 。
    
      把箱子封好推回原位,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再次拿起了桌面上的那部旧手机,给它连上了充电器开了机。

      屏幕亮起输入了熟悉的密码又像是在急着寻找什么似的点开了邮箱。

       “フ、やばり。”

       一列下来满眼都是斗真的名字,页面下滑不意外地也几乎都是同样的字眼,“怎么跟热恋的小情侣一样,フフフ、気持ち悪い…”忍不住笑着吐槽起自己当时跟处于热恋的少女一样幼稚的做法,可是心中又涌起了莫名的酸涩感。

      “这家伙现在在干什么呢,好久…都没有联系了啊”说到这里又低下头开始在数不清的邮件里翻找着,手指停在了一篇日期是4月9号的邮件上,送信人是斗真。邮件的内容很长,除了说祝他生日快乐,还汇报了最近忙着新接手的工作被累的不行,最后还说了下周找时间出来聚一聚,好好放松放松。

        还记得那时候和斗真一起约了小栗在居酒屋喝了不少,说说笑笑地聊了很多,还去了KTV惯例地唱了那两位前辈的歌难得地一直闹到了深夜才一起回去。还记得那时的斗真笑出一脸标志性的褶子说着“就算是十年后也会好好的给山下发生日邮件的,到死也要在一起”“山下是占据了我生命近乎一半的人”“当初还傻傻地说过要像KinKi的两位一样出道呢”“……”

      那个曾经总是把喜欢山p挂在嘴边的人,总是温柔地笑着说山p真可爱的人,节目上总是侧着头看着他笑的人,在他害怕的时候任由他抱着手臂的人,大笑着说我怀疑那家伙喜欢我的人……

        原来已经有大半年没有联系了啊……

       拿着手机回到了客厅重重地靠在了沙发上,泄气地将旧手机丢到了旁边的沙发上。

      看着屏幕的光慢慢暗淡下去,突然又猛地直起身子拿起茶几上的手机打开了邮箱,在一堆杂乱的送信人中熟练的找到了斗真的名字,看到年初的日期之后又轻叹着放下了手机。“这家伙也太忙了吧,居然连我的生日都忘了……”

      “下次见面肯定要好好说说他!”

      “也不知道…下回见面是什么时候了……”

      “这家伙不会是把我给忘了吧……真是的,当初明明说好了十年后也会记得发邮件。”

      “下回见面绝对要好好训一训那家伙,这么重要的事情都给忘了……”

        温暖的日光照射在身体上,阖上双眼,眼角的睫毛被液体沾湿了,在安静的公寓里,就着暖阳就那样沉沉的睡了过去。
      
   

      

     “叮咚…叮咚……”门铃响了很久,玄关的门才被打开,门外的人笑出了一脸标志性褶子抱怨着“太慢了!你怎么才开门啊!”

     那人晃了晃手中提着的两袋东西,“嘿嘿嘿,我来给你过生日啦!”

———————-分     割      线—————————


是的,只是我们教主在做梦而已☺️

最近他俩都不发糖了…

教主也不发糖了!

所以写个虐(大概算是吧?)来安慰一下自己【??????】